“大多数人都会高估他们一年内能做到的事,而又往往低估了他们十年内能达到的高度。”

“大多数人都会高估他们一年内能做到的事,而又往往低估了他们十年内能达到的高度。”Bill Gates的一席话完美地概括了技术的奥义。

过去十年,我们购买电子产品、日常杂货和居家用品的方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如果说第一波技术转型的浪潮席卷了线上世界,那下一波必定会爆发在VR领域。

在VR正式进入主流前,我们还有搭上末班车的机会,但不难发现,我们生活中相当一部分已经被VR深刻、广泛地改变了。其中的佼佼者就是汽车领域。

在汽车领域,设计师可以在未来几年充分享受VR带来的红利和变革。AutoVRse是一家以新技术为核心的初创企业,三个24岁左右的来自印度比尔拉技术与科学学院和RVCE的工科毕业生组成创始人团队,企图挑战现有的汽车设计状况。

AutoVRse为了进军汽车业自建了VR软件,在软件上面,用户可以自行部署定义设计环节,也能为客户提供如展厅一样的定制体验。

初创公司Tech30已和全球最大的汽车厂商之一的巨头合作,从他们预立项之前延伸到研究下游行业需求,以及整合全线产品市场。经过近三个季度的运营,该公司已经能为市场提供适销对路的产品。这里面全是AutoVRse精练的打包计划发挥作用,这三个年轻人用了多少智慧才能从班加罗尔闯出来,打败同行,建立起如此卓尔不群的VR公司?

NASA的编程马拉松计划——一次催生了VR企业的经历

那时,21岁的Ashwin Jaishanker正在攻读比尔拉技术与科学学院最后一年的课程,如果不是因为在班加罗尔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中心(CAIR)的挫折,使他一年的实习心血付诸东流,他可能压根就不会接触VR这一行。

实习的最后的三个月,他买了一个Google Cardboard排解心中苦闷。很快,他和大学里另外三个死党(包括Akash Jatangi,随后成为了AutoVRse的联合创始人),参加了一个由NASA组织的编程马拉松。他们联合创作的火星全景app赢得了此次比赛。

Ashwin其实已经找到一份花旗银行的工作,但就在最终决定加入花旗前,他好几次重新审视自己,质问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才是理想。灵魂的不安再次指引着他追寻内心所爱。

他此前打造了一款app,名为“干杯”(Bottoms Up),旨在发现你身边能消费得起的酒吧、餐厅和商店。和好友一同研发这款app的经历,给予Ashwin运营初创公司的经验。

这和花旗银行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Ashwin觉得创业的门槛其实很低。尽管他也享受银行里和新鲜事物打交道的快感,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终于,有一天,回家准备过排灯节时,他感受到了召唤。他的父亲说:“与其为一家大公司打拼,为什么不为自己的人生打拼呢?”

Ashwin想清楚了自己开公司的三个准则:

应该掌握前沿和鼓舞人心的技术。

在寻找问题的解决之道前,应该能够清晰定义问题的所在。

从第一天开始就应该是能够赢利的。

设计——最可行的选择

关于VR的想法开始在脑海里成形。Ashwin遇到一个大学同学,彼时正和一家行业领先的汽车厂合作,清楚个中的设计流程,以及公司存在的挑战和难题。

这就是他遇到的一个行业痛点,痛点里面往往潜在着解决良方。在设计中,汽车模型的视觉整合存在一个根本难题——3D模型必须使用2D投影构建,这就引发了一个深层次的矛盾,而且这个矛盾在整个行业里普遍存在。

他明白这是一个从设计到工程施工的跨越性难题,这里面存在许多个点,都可以用VR来整合。有了VR,他们可以提供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也能节省时间。他开始了设计,也认为这是一个最佳的选择。这就是打造AutoVRse的第一步。

Ashwin开始着手用三星GearVR头显制作一个可以构建汽车原型的可视化工具。用这个工具可以模拟看到汽车的外观,更换颜色,以及置换汽车零部件。

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难题,Ashwin决定用100天来解决。他同时也动员了编程马拉松中的队友Akash和他的朋友Adarsh Muthappa。为了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还把他们列为联合创始人。该团队一直保存着一个日志,用以记录每个人的日常活动。

通过一个月的奋战,产品原型终于出炉了。Ashwin知道他们有能力打造一个更高品质的产品,但很不幸的是,Oculus和HTC Vive的触角当时还到不了印度。直到2016年5月,他们通过旅美的朋友买到了HTC。

勇攀高峰

Ashwin, Akash和Adarsh务求了解行业需求和客户反馈,团队同样意识到向设计工作室供应的产品存在一些有待改进的问题:

需要花费三到四个月来建模和整合。

团队缺乏人手快速成品。

汽车产业不对初创团队开放——所以如果没有大金主的支撑,他们可能也就到此为止。

与此同时,Ashwin也注意到市场营销领域比较容易接纳初创团队,他们的团队也正在研发第二款产品——虚拟展厅。

“设计工作室”

AutoVRse的“设计工作室”是一款可视化软件,旨在代替实物模型和帮助客户大规模评估3D模型。

每部车的出厂之路都是由一张草图、一个3D模型起步,而后又制作出真车大小的粘土模型。传统步骤非常昂贵,而且耗时至少18个月以上,这其中可能还有一大堆反馈意见需要处理。Ashwin解释道,“设计工作室”的诞生就是为了解决行业当中存在的这些痛点:

它能帮助设计师和决策者回顾模型(重点是由此节约的时间);

它减少了对实物模型的依赖;

它能实时编辑、修改,可以改变使用环境,实现实时协作(满足远程工作的要求);

Ashwin强调,“设计工作室”能够减少制造成本,提高反馈效率,改善设计回顾流程。反过来,有利于简化开发周期,缩短产品走向市场的时间。AutoVRse的“设计工作室”计划保持每年一部经典车型的习惯。

目前,大多数厂家都是用Autodesk设计软件,以资满足他们的需求。总部设在法国的ESI,其旗下的产品IC.IDO就是一款工业级的仿真VR解决工具,提供一个类似于“设计工作室”的解决方案。

“虚拟展厅”

公司的第二款产品“虚拟展厅”,可以帮助潜在的汽车买家在一个展厅的环境中,尝试全方位的自定义配置和颜色搭配。据Ashwin所言,“虚拟展厅”可以提供如下服务:

讲故事——为用户提供更逼真的购物体验,VR可以更有效地向用户诉说品牌故事。

弹出展厅——“虚拟展厅”可以自由设定在任何实体展厅中,无论是大型展会还是独立的宣传窗。

个性化——因为该产品自身的灵活性,“虚拟展厅”可以让你在更大程度上任意定制自己的汽车。

品牌分析——当潜在的客户踏进“虚拟展厅”时,某些关键的数据就会被捕捉起来分析,例如他们花了多少时间,更喜欢哪种颜色。这些数据都能对下一阶段的产品生产产生积极影响。

AutoVRse的“虚拟展厅”遵循着一个价值模型——每一个影响因素都源于客户体验。价格会取决于汽车数量、定制程度、生产耗时以及VR头盔的数量。总部位于法国的Dassault系统,其旗下的虚拟车库就在这个领域发力,打造了一款类似的产品。

背后的技术

以上产品都是由时下最流行的游戏引擎构建的——Unreal和Unity。Unreal对开发者开放了一整套源代码。

从VR处于萌芽时期起,许多基本元素(动作/案例)就必须输入代码。Ashwin坦言,整个产业几乎就和2007年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情形类似。我们不得不为一些基本元素重新输入代码,例如移动浏览器和滚动条,已有的代码太粗糙,几乎没有对开发者的支持。

晕眩也是VR应用中的一个大问题,其中一条就是设计师必须在构建整个项目时小心设定每秒的帧数。Ashwin提到,90至120帧每秒是VR的推荐帧速。鉴于这是一个新生事物,目前行业里没有任何的UI/UX标准或者指南。Ashwin在制定预算时,也划拨了超过10%的公司预算用于研发,他同时也希望未来能够整合更多研究力量,以助公司稳步成长。

印度的VR现状

虽然AutoVRse早早就瞄准了汽车产业,但他们也相信随着CAD建模或者3D建模的入局,VR技术很快就会铺开,届时他们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Ashwin也坚信下一波的计算浪潮中,VR、AR和MR将一枝独秀。

在印度的VR初创企业中,SmartVizX专注于为建筑施工行业提供解决方案,目前已经在天使轮投资中获得超过50万美元的投资。

初创的VR头显公司Absentia正在努力自救,准备重出江湖。该公司于2015年举资20万美元成立。

最引人注目的是,年仅20岁的学生Rachana Bagde建立了一家融合VR和手势识别技术的公司,生产一款名为G的手势追踪产品,用于医疗服务领域。2016年初,一家基于AR开设的家居初创公司woodBOX,也在天使轮投资中募集了13万美元。

应用——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当下正是印度VR产业的幼年期,在这个国度里的大多数初创公司都只是在关注如何开辟一个少有(甚至没有)竞争者的细分市场。

Ashwin也在引导和培育用户在工业领域应用VR方面经历了一段难熬的时光。他遇到的人普遍都怀疑这项新技术的前景。很多人压根就不信任他们公司,还有些人根本就不打算和他们接触。

他回忆道,当你聊起VR时,人们想到的往往就是移动VR,这个披着VR外套的技术根本就不能给你带来逼真的体验。高端VR,自带位置跟踪功能,和这类移动VR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两者有着云泥之别。

宝马、福特、雪佛兰,这些大牌汽车厂商都已经用上了VR技术,所以我们认为本土市场接受VR这一新鲜事物只是时间问题。作为一位从这行诞生伊始就开始深耕的先行者,AutoVRse有着相当大的机会可以用它的两款旗舰级产品攻占这个新市场。

转自:黑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