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就从创作与分享的角度聊一下VR的艺术王国。

阿罗想要在有月亮的晚上去外面走一走,可是天上没有月亮。于是,阿罗花了月亮和路。很快阿罗对走路失去兴趣。于是他画了一条小路和苹果树。苹果树下,阿罗画了龙来守护苹果。可惜龙将阿罗吓到跌倒,颤抖的手画出了海的浪花,阿罗栽进海里。他赶紧画了一条小船,并坐在船上走了好久、好久······

用画笔创造世界然后生活在其中,这是《阿罗有只彩色笔》的故事,这也是虚拟现实即将谱写的故事。我们正在用虚拟的画笔创造一个平行于现实的虚拟世界。

现实世界的纷杂与困扰,时常让人们产生想要暂时脱离的想法,去远方寻找艺术,寻找美,寻找时间和空间的力量——这些来源于生活,又超脱于现实。虚拟现实可以帮助人们找到“身染秋风瑟,心在春色里”的美好,当然这也是艺术诞生与发展的最根本目的。

2016年大量的资金和时间被倾注在里虚拟现实产业中,我们不仅欣喜的迎来了VR游戏和VR娱乐的繁荣发展,借助VR这个可以产生更丰富感官刺激的新兴技术手段,VR艺术也迸发出蓬勃的生机。 艺术本质上是指和他人分享美的感觉或有深意的情感与意识,且将个人或群体体验沉淀与展现的过程。今天我们就从创作与分享的角度聊一下VR的艺术王国。

创作——VR艺术创作工具的丰富

艺术创作离不开一件得心应手的工具,VR艺术创作也是如此。手势追踪打开了人类与虚拟世界直接交互的大门,艺术家们不必再借助油漆、雕刻等传统物品完成艺术创作,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优秀的虚拟现实应用。

Google的Vive独家3D绘画应用程序《Tilt Brush》可以说是引领了VR创作潮流。用户不仅可以在包括太空在内的不同3D绘画空间内作画(提供各式笔刷工具,包括彩虹、发光带、星星、烟雾等)还可以结合音频和3D模型导入创造多媒体化的VR体验。相比于传统的绘画,Tilt Brush赋予纸张一个额外的维度,作品不再局限于2D平面,而是立体地悬浮于空中,用户可以“进入”到画作中进行细节的填充。

在《Tilt Brush》中绘图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有无数的新奇想法不断迸发出来。有位硅谷工程师就曾借助《TiltBrush》创作花园场景,用语音引导女友找到写有“Will you merry me?”的彩蛋并求婚成功。美国大选期间,无数的川普肖像画也被创造出来,借以表达喜恶和政见。对用户而言,《Tilt Brush》不仅可以成为艺术创作的利器,还是情感表达的全新媒介。

虽然借助Tilt Brush创造的作品都可以截图和分享,谷歌的开发者甚至还想出了“你画我猜”之类的新玩法,但Tilt Brush存在无法规避的局限性——内容不具有时间的流动性。在VR满足越来越多人的新鲜感后,开发者们逐渐赋予它更多的希冀,这无疑是件好事。

Oculus Story Studio便抓住了这一痛点:现有的VR设计工具都无法满足影片化艺术形式的创作,于是名为《Quill》的插画工具应运而生。除像《Tilt Brush》一样满足艺术家的绘画需求外,它还可以兼顾艺术化影片的“拍摄”要求,让创作出来的内容“动画化”,但它远不是传统的帧动画那么简单,观众还可以利用Oculus的跟踪系统在影视场景中行走。首部由Quill创作的艺术作品《Dear Angelica》已于近日上线Oculus Home。在该体验中,画作好似流水般向你倾泻而来,随着背景音故事脉络缓缓展开——女主在梦幻般的记忆中,回忆童年追忆母亲——与传统电影相比,强烈的沉浸感带来身临其境的感官冲击,也更为有效的传达母女间的深情,尤其在情节发展到母女身处宇宙深处,女儿看着母亲像断线风筝般慢慢飘离的无助感,感人至深。在艺术类别上《Dear Angelica》应该属于某种超现实主义的动画水彩作品。

“Make VR in VR”的概念在VR产业中以并不新奇,也绝非仅以上两家有涉及,还包括故事创作工具Mindshow VR、视听融合VR绘画工具The Easel(索尼PS VR平台)、VR雕塑应用Oculus Medium等等优秀的作品。 VR产业的蓬勃发展,除了平台的极力推进、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外,还需要开发人员脑洞大开的、突破设限的坚持与努力。所有从业人员都在探寻对应于触屏手机应用《愤怒的小鸟》、大屏幕电影《阿凡达》这类突破性的产品。虽然不能断言以上产品便是VR时代的“愤怒的小鸟”,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确实在VR创作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展现——全新艺术鉴赏方式

VR最值得称赞的地方在于,它可以创建独特的感情链接,这样的特点除了在叙事上,在艺术展现上也一样适用。相比于在网络上查阅各种文献资料,到展览馆参观则更能让人对展品产生独特的情感联系,亲眼看到实物的震撼是看几百张照片都无法比拟的。对于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虽然拍照、分享和浏览照片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习惯,但我们与图像的频繁接触并未培养我们在视觉表达上的素养。而VR可以将艺术与音乐、与讲解、与故事、与环境等等元素结合起来,提供更完善立体的艺术熏陶。 震撼的交响乐、华丽的舞台剧、唯美的芭蕾舞以及各式各样的精彩文艺演出,我们都可以借助VR的力量如亲临现场版的感受舞台的魅力。如由斯卡拉歌剧院出品的《Madama Butterfly in 360° – backstage(蝴蝶夫人后台)》就带领我们从全新的视角观看到歌剧的排练和演出现场。

可惜像大多数新兴技术一样,VR全景拍摄的技术和从业人员的见解还仅流于表面,我们可以将这个时段类比于电影时代的“火车进站”,360度视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从影片的拍摄角度来看,也明显印证了这点——相比于全景视频的体验,主创更担心全景视频的架设会影响传统“长方形”观看体系的效果——VR艺术的全景视频体验还只是一个“婴儿”。感兴趣的您还可以搜索《维也纳夏夜音乐会》、《悉尼歌剧院日出》等关键字查看更多全景视频内容。

相对于360度视频,更为完善的展现方式是VR应用,将音乐、舞美、故事和高科技完美融合,打造出震撼的视听盛宴。Kite & Lightning 推出的迷你歌剧《Senza Peso》不仅画面唯美,立体音效的呈现也充分利用VR的特质——“当灵魂进入到死后的世界,《Senza Peso》将会在一个美丽而又奇幻的世界中引导你迷失的灵魂得到救赎”。还有《火鸟——仙缘》,让您进入到魔幻的空灵世界,欣赏仙女在微光萦绕的夜空下迷人的舞姿。

艺术鉴赏的另一朝圣地是博物馆和历史古迹。不过很多博物馆和艺术展只有大城市才有,尤其是享誉全球的艺术宫殿大多都在遥远的欧洲。历史古迹更是遍布世界各地,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才可寻访。那么该如何轻松的欣赏到这些世界艺术的瑰宝?我首先想到的便是Google——这个将城市、道路、自然景观都记录在街景中的公司——将超过1000家博物馆、数千名艺术家的艺术品、无数的历史照片和文献,都细致的通过Google Arts & Culture聚集在了一起。此外,Google还利用VR和音频元素,提供给用户360度体验观赏艺术的新方式。不过目前还并不是所有博物馆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游览,具体包括:伦敦的多维茨公共画廊(Dulwich Picture Gallery)、悉尼的新南威尔斯美术馆和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美术馆。通过Google Arts & Culture的手机端应用,用户不仅可以借助CardBoard观看全景内容,还可以通过Daydream VR设备进行简单的交互。

不过,在我看来,这样的体验还并不完美,至少手机分辨率和网络速度都会对体验造成一定影响。再者定点化的虚拟现实旅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虚拟现实体验,用户仅会感受到视角的切换——像是在查看一系列的博物馆全景图片。有些艺术展甚至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布展方式,整个展厅内仅有一个孤零零的头衔设备吊在半空中,既然艺术家寻求的是情感的共鸣那么就直接让观众“设身处地”。

那么真正意义上的虚拟现实艺术殿堂浏览体验应该是什么样的呢?轻触一下正在欣赏的作品,就能飞入虚拟的美术画的场景里面。2维的艺术世界向我3维展开,我不在画中而在画里。我可以与画中的主角互动,可以拿起画中的物品,可以观看观看画作情节发展的延伸,这种VR体验才是让观众真正与艺术家产生跨越时空情感共鸣的。

艺术鉴赏的VR化成本在很大程度上承载了将艺术从高雅到通俗的连接,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能够支撑到世界各地的艺术殿堂接受艺术熏陶的费用。

虚拟超现实主义的兴起

艺术家们拥抱新兴科技、从业人员不断进行尝试性探索,共同引发新艺术流派的兴起。VR不同于以往的任何媒介,它的可贵之处在于尚未形成任何意义上的约定俗成,这个平台还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艺术家Jeremy Couillard创作了一个名为《rebirth》的全景视频,它脑洞大开的描述了人们死后所存在的世界。场景从医院切入,讲述一个刚刚死亡的病人乘坐像电梯一样的东西,上升到遍布奇特多足生物的癫狂空间。VR这个新媒介所赋予作者的展现能力是其它媒介都望尘莫及的。这种能力赋予了艺术家创作超出现实逻辑与经验的虚拟内容的勇气。

脸书的VR设计师Gabriel Valdivia就曾在他的博客中提出了“虚拟超现实主义”的概念。他认为虚拟现实并不意味着经由它创作的世界将会成为现实的复制品,它应该是挑战创造极限、制作全新体验的全新而抽象的自我表达。

20世纪20年代早期,超现实主义的主要目的是“解决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前置矛盾状况”。反叛艺术与传统美学的相互碰撞,引发了创造不寻常的抽象内容的潜意识释放。而当下,我们可以借用与抽象艺术家相似的目的在VR中探索现实。

注:本文发布的内容来自于互联网,主要是为了传递信息,若涉及侵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