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 Maria是生活在墨西哥城的一位61岁老人,她从来没有去过附近的山区遗迹,因为她患有高血压,极端的高度有可能导致血压上升、血管爆裂。但今天,她穿着白色的长长袍,登上了古老的金字塔,当然,这是在虚拟现实中;同时,Ana实际上还在接受手术。

Ana其实深处墨西哥城的一家私人诊所,即将接受腿部脂肪瘤摘除手术。不过与一般手术不同的是,她只注射了局部小剂量镇静剂,因为她平时的血压已经达到了183/93。监督手术的医生José Luis Mosso Vazquez,将一个时尚的黑色VR头显戴着Ana头上,并开始运行埃及探险的内容。

此时,外科主刀医生已经开始进行第一次切口,Ana却完全忘记她深处手术室,而是沉浸在古埃及金字塔的氛围,探索各种内容。而监测仪器显示她的一切生命体征参数,都非常平稳。当然,Mosso医生在旁边一直观察状况,一旦体征出现不平稳,他也准备好了低剂量的镇静剂。

20分钟过去了,手术顺利完成,Ana甚至表示她几乎没有感到疼痛,包括手术刀切割脂肪瘤时都没怎么在意,因为她那时正专注于遗迹探险和解谜。而在整个手术过程中,她的血压不仅没有提升,反而下降了。

虚拟现实是更好的镇静剂?

看完这个真实的案例,你可能会感到将信将疑,虚拟现实居然可以替代镇静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答案是肯定的。

Mosso医生是该领域的激进者,他第一次接触VR还是因为他的儿子,当时他完全沉浸在《蜘蛛侠》VR游戏里,甚至妻子叫他吃饭他都完全没有在意。所以他想,是不是可以把这个东东也给病人使用?

然后,Mosso在胃肠窥镜检查中使用VR游戏代替小剂量的镇静剂,发现效果不错。此后,他开始与患者商讨,在小型手术中使用VR游戏代替镇静剂。当然,整个过程是有后备计划的,大多数患者也都予以支持。

其实,使用VR内容替代镇静剂的想法,并不是只有Mosso医生想到。早在2006年,认知心理学家Hunter Hoffman就进行了相关实验,团队开发了一款名为《SnowWorl》的扔雪球游戏,当时Oculus Rift还处于DK2测试版本。

实验中,测试者手腕佩戴了一个电击设备,不定期会发出电流刺激用户,拥有明显的刺痛感。另外,测试者还佩戴了心电图监测设备,以此来监测体征变化。结果是:在玩扔雪球游戏时,测试者几乎没有感觉到电击的刺痛,但一旦脱离VR世界,会感觉很痛,心电图监测数据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

最终,在对多名不同年龄、性病的健康测试者测试后,Hunter Hoffman团队得出的结论是:VR游戏能够减少至少50%的疼痛感。

Mosso医生在一个研讨会上遇见了另一位心理学家,他实际上也在使用相同的游戏(蜘蛛侠),同样是做内窥镜研究,案例多达10个,只不过这位心理学家的VR头显要比Mosso更高级。结论是英雄所见略同,然后该心理学家还赠送了Mosso一款头显,并说服了一位圣地亚哥虚拟现实医疗中心的同仁,帮助Mosso开发VR内容。

每个人都能使用

此后,Mosso医生返回墨西哥,使用更棒的VR头显和内容开始了广泛的测试,涉及范围包括孕检、分娩甚至是心脏恢复手术。最好的成果是一些小手术,比如脂肪瘤、囊肿和疝气手术,虚拟场景则多以风景探索为主,包括河流、山脉、遗迹等等。

Mosso医生表示,VR内容也很关键,射击游戏虽然能够让患者更加集中,但容易产生兴奋感,安全隐患较多;而恬静的、神秘的世界,则更适合放松、并同时保持集中的注意力。当然,Mosso医生并没有完全放弃镇静剂,对一些比较敏感的患者使用半剂量,一些则完全不必注射。

在数年间,Mosso医生共进行了约350次手术,尽管还没有确切的数字,但他估算VR内容可以将整个手术费用降低25%。更棒的是,一些患者仅需进行局部麻醉,手术完成之后就可以回家,而全麻通常需要住院至少一天。

另外,在一些医疗条件极差、没有医院的贫困地区,VR内容显然要比镇静剂更加适用。Mosso医生也先后在墨西哥附近的贫困山区进行慈善医护活动,老人、儿童在VR内容的帮助下,基本都可以不用镇静剂完成手术。

VR的意义远远不局限于娱乐

显然,VR技术的应用范围远不局限于游戏和娱乐。在消费级VR头显问世之前,美国军方便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帮助士兵恢复战后创伤等心理问题。

包括Bloomberg等国外主流媒体也曾报道过,美国斯坦福大学已经对VR技术进行了大量临床级别的研究,它的确可以称作是有效的心理止痛工具,能够让神经系统平静下来并抑制疼痛感。

目前,在洛杉矶西达斯西奈医院,已经广泛使用三星Gear VR和专门针对独立患者打造的VR内容,来进行缓痛治疗,减少用户服用止痛药的频率和数量。再加上上面提到的墨西哥Mosso医生,相信VR在医疗领域会拥有更大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