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连线》杂志记者David Pierce采访了谷歌,谷歌高管乔恩·威利(Jon Wiley)透露了Daydream View诞生的故事。

VR世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开发新体验的过程中,谷歌坚持一个原则:舒适比技术更重要。

用户即界面

现在的头盔相当笨重,戴在脸上,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看起来略显怪异,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还会让你腰酸背痛。谷歌无法解决所有问题,至少现在不能,但我们吸取教训,朝着更舒适的方向前进。Daydream View是用织物制造的,不是塑料,与其他头盔相比更轻。但与某些头盔相比,Daydream View计算力更弱,定制化程度更低,但它不太像“外星产品”,更像我们平时穿戴的产品。

谷歌认为“舒适”比“技术”更重要,这一原则Daydream团队在早期开发过程中已经遵守:当用户戴上头盔,要让他们将假的当成真的。总之,要让用户舒适。

杰西卡·布里尔哈特(Jessica Brillhart)是谷歌的首席VR电影制作人,他将体验者称为“访客”而不是“穿戴者”,以此提醒自己在VR世界中人们并不是观看他们所创造的东西,而是生活在其中。慢慢的,Daydream团队对太空站、全息甲板越来越没有兴趣,有一种体验到是越来越让他们兴奋:在更加真实的地方进行VR探险。

当我们第一次戴上View头盔,打开软件,就会进入Daydream Home。场景很像原始森林,十分静谧,小动物在闲逛,溪水潺潺。虚拟世界似乎跟真的一样,我们心里会想:天气会一直这么完美,没有人会被咬伤。

不只是谷歌这样做。Hulu的一个团队也在做VR实验,他们认为,如果你观看某部电视剧,观看的地方正好和电视剧的故事发生地一样,那样应该很不错。

Hulu技术副总裁艾格布雷希特(Julian Eggebrecht)说:“我想专心看电视。”正因如此,他们创造了超真实的电视观看环境:观看的地方你可能曾经去过,只是更好。艾格布雷希特说:“如果你想在电影院观看,它必须是你体验过的最大电影院。如果在客厅看,它应该存在于最酷的城市。如果你想在沙滩上看,应该是超级让人放松的沙滩。”在VR将我们带到新世界之前,最好先让已知的世界变得完美。

威利认为VR世界不同,他说:“按钮就是按钮,你可以在某些东西上走动,可以按压。”比如门把手设计可以告诉你如何使用。既然这种方法实用,为什么还要重新发明呢?威利想利用人类的能力穿越世界,而不是强迫用户接受另一种电脑用户界面。

这就是目前的计划,等到用户真的感到舒适了,才会向下一阶段演进。

婴儿学步

2015年7月,谷歌VR从爱好变成了更有野心的项目,雅格诺(Rob Jagnow)和一个工程师团队问自己的同事:“在VR领域有一些东西我们还没有探索,如果是你,你想了解哪些呢?”通过统计,有220人回应。一些人对运动感到好奇,一些人对阅读感兴趣,还有相当多的人对VR购物感兴趣。

雅格诺领导的团队名叫“Daydream Labs”,它有一项工作:制造东西。他们会直接提问或者提出假设,例如:如何在VR世界发表评论?人的腿应该是怎样的?虚拟园艺有趣吗?他们制造一个简单的原型,然后测试。每隔一周时间,他们就会邀请大家来到团队试用,告诉实验室他们的想法。

在VR世界中会以怎样的方式做某件事?这个问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完整的答案,答案还在改变,随着屏幕、处理器、镜头、控制方式的变化而变化。所有这些问题都让威利感到困扰。现在是怎样的?10年之后会是怎样的?感觉有多棒,有多自然?在思考这些问题时威利经常会苦恼。他说:“就目前来看,我们开发的界面有很多都是模拟人们所理解、所知道的东西,下一步可能就是魔幻的东西,感觉像超能力一样,类似于心灵感应、读心术。”他坚信必要的技术将会出现,只是来到的时间不够快。

控制器是一大挑战。威利称:“我认为头盔比输入走得更远。”也就是说输入技术跟不上。当然,头盔本身也需要改进,将光投射到眼睛是一个挑战。手势侦测的挑战难度稍小一些。眼球追踪、身体语言呢?在按压拟物按钮时如何模拟力度呢?威利说:“我们可以用手表达多种意思,要将它用在沉浸体验,还有等很久才能做到。”

威利之前学的是戏剧,他对精妙的动作相当入迷。在工作之时,他总是会思考控制器问题,还会思考身体问题。Daydream控制器很灵巧,很实用,但它并不是威利想要的魔杖。

当VR越来越社交化,用户可以一起占领虚拟空间,它会带来更大的改变。Hulu高管艾格布雷希特说:“挑战在于如何发挥一切的优势,同时保持直观性、简洁性,不让人害怕。”VR有潜力成为最直观、最自然的运算系统,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正确的出路。

威利称:“我的工作就是缩短距离,一端是电脑,一端是人类。”从DOS到图形用户界面,再到触摸屏和语音控制,甚至包括谷歌的搜索框,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电脑更接近人类。威利称:“电脑每一次都会向人类接近一点点,接近之后,人们就会更喜欢电脑。”当电脑真的能够理解用户,能够理解人的身体、大脑、词汇、情绪并给予回应,我们就会进入一个新世界,它不会受到物质世界的限制,到时会变成怎样?威利也无法想像。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是一个极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