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席卷了游戏和娱乐两大领域后,VR又对文化领域发起了进攻。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小编先要向大家汇报两件事:一是不久前的2016年12月30日晚,喧嚷已久的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如期举行了。该演唱会除了高价门票引发争议外,还有来自微鲸VR APP的8.8万人在线观看VR直播的数据惹人注目;二是同一天,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实体书店首创的VR“阅读隧道”揭牌开幕。

这是一家定位于“好书+咖香+VR+文化=快乐”的3.0版创新型书店,时下火热的VR技术也被引入,将来读者通过VR设备,可以进入虚拟书店看书买书,还可通过“VR图书展示厅”摆脱传统图书的纸张形态,阅读立体化读物,甚至能“走入”书中情境,与书中的人、物进行实时互动。

至此小站君在想,连天后的演唱会现在都靠VR攒人气,究竟是VR太火还是明星自己将要过气?而VR被搬进了书店,又是否能挽救当下奄奄一息的实体书店的颓势?一直以来,科技总是试图与传统联姻,尤其是VR,照目前这个态势看,其除了霸占娱乐和游戏两大版图外,文化产业恐怕也要沦为它的势力范围了。

那么,文化产业遭遇VR,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不能不提到一些细分的领域,比如电影、绘画、旅游、图书、会展、博物馆、创意等。总体来看,VR如果被广泛应用到这些领域,将会发生以下反应。

读万卷书却不必行万里路

众所周知,文化传播的媒介主要是人的流动,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即人可以把自己承载的文化内容传播出去,也可以把自己接收到的信息带回来。科技发展到今天,人际交流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来需要行万里路才能获取的知识可能将因VR技术的发展而变得非常容易触摸。

这方面以VR旅游、VR博物馆的兴起为代表。在这两个一直以来都需要参观者实地到访才能获得深刻体验的领域,VR把观看体验直接呈现给人,既免去了人们的奔波之苦,也节省了各种资源。

目前,各大型博物馆都开始了在这方面的布局,所面临的困境无非是内容制作精细度的提升以及硬件设备性能的优化。值得一提的是,VR技术可以把残缺的文物做出复原图像来,所以很多博物馆里收藏的残缺展品将会被VR赋予全新生机。

相比之下,VR旅游更偏重于向游客提供类似初体验的宏观式场景。这是因为,目前的VR旅游内容多以全景航拍画面为主,这就导致对景区细节的表现效果不足。当然,这也是由景区的庞大占地面积决定的。而且,一个景点承载的内容不止是优美风光,还有当地的风土人情,这个确实有必要让游客实地亲身体验。不过,对于旅游的诸多附加程序而言,VR倒是可以大显身手。比如,许多在线旅游平台推出了VR在线选房服务,让游客可以预先体验自己旅途中的住宿情况。

书中真有颜如玉

在传统图书业日益萧条的今天,内容为王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借助于VR技术,把书中的内容以故事化的立体场景呈现出来,不失为挽救行业凋敝之势的明智之举。以前文提到的上交“阅读隧道”图书馆为例,其以VR技术还原图书内容里的故事场景和人物形象、并让读者参与其中的做法,对传统阅读体验形成颠覆,无疑会让图书文化传播方式向着新的方向快速前进。

推而广之,因为读者年龄层跨度极大,图书的教育意义也可因此锦上添花。比如儿童类读物,通过VR技术将孩子带入梦幻般的虚拟场景,孩子受到的知识感染自然要比单纯阅读纸质图书要深切的多。再比如新闻业,对于许多热点题材而言,以VR技术把文字报道、新闻现场和相关纪录片融为一体,带给读者的震撼度就相当巨大了。

不过,图书行业以此为发展方向的过程恐怕要经历重重艰难。直接原因是,面对汗牛充栋卷帙浩繁的藏书,VR充其量也只能以小部分经典著作为自己的改造对象,即使以这个标准来衡量,所投入的财力和物力亦不容小视。当然,以此为切入点给行业发展注入活力,是一个完全可执行的正确之举。

肆意驰骋的指尖

2016年,谷歌推了出一款基于HTC Vive头盔的VR绘画应用——TiltBrush。据说,这是一款VR版的PS。用户使用该软件,不需要画笔与颜料,只凭在空气中“手舞足蹈”,就能创作出一幅绘画作品!

无独有偶,Oculus也推出了VR绘画应用Quill,该应用是专为虚拟现实和运动控制器设计的艺术创作工具,所有的Touch用户都可免费获赠。之后,Oculus还为初步使用Quill的新手们制作了一系列的教程视频。

也就是说,通过VR技术,无论你是否拥有绘画天赋,你都可以在不需要纸张、画笔、画板以及专业老师指点的情况下,尽情将自己的绘画欲望在虚拟空间释放出来。

总而言之,当VR席卷了游戏界和娱乐界后,其征战文化界的步伐或许会放慢一点,毕竟这一技术的休闲消遣性质在短时期内仍不会被改变。不过未雨绸缪,眼下整个文化产业已经向VR伸出橄榄枝,我们能做的,也只有顺势而为迎接潮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