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ews 1月1日消息(记者 刘莹)在2015年的跨年演讲上,罗振宇在北京水立方为大家盘点了2015最热的几个话题:互联网恐慌、资本寒冬、“妖股”、O2O大战、IP、互联网公司发展等。而今年的12月31日,罗振宇在深圳“春茧”现场开启了他人生中第二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罗振宇认为,2016年正在起飞的五只黑天鹅包括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税和共同体危机。

这五件事情是事实也是世界的一部分,但是还不太为人所注意。时间正在成为争夺用户的时间正在成为一个残酷的商业战场。

“当你以为世上的所有空间被占满的,所有市场已经满的时候,有人正视图通过把产品推向服务,把低层服务推向更好的服务的同时,打出另外一个维度,智能革命,人工智能,用迥异于人类的那些逻辑在替代整个人类,而这里面又不乏机会。”(完)

以下为演讲全文(经DoNews记者编辑整理)

时间战场

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受到这个启发,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国民总时间(GDT)。国民总时间这个概念,它不像国民生产总值那样每年能波动,它并不波动,它几乎是一个恒定的总量。假设中国有10亿网民,假设每天每人在互联网上花5个小时,我们一年全中国市场有的国民总时间只有18250个小时,这就是这个池子我们可以指望的总量。

任何一个人想通过做内容、想通过秀自己,再来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迹,这件事情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

首先,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再也没有什么行业边界了,每个消费升级的行业都在争夺时间。电影、视频、游戏、休闲、度假、直播,在时间维度上,它们都是竞争对手。

也就是微信的张小龙敢说,微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一个好的产品是用完即走的。其他的创业者哪里能这么傲娇。你生意再大,拿不到用户的时间,你的未来就岌岌可危。

这就是为什么马云从旺信、来往,到现在的钉钉,一直放不下社交情结,2017年,阿里系,甭管是支付宝还是钉钉,一定有一轮像样的社交进攻。

第二,消费者花的不仅仅是钱,他们为每一次消费支付时间。

2016年初,中国电影屏幕是3万块;到年底飙升到4万块。但整个电影票房从去年的440亿仅仅只涨到了今年的450亿。

除了行业补贴停止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电影是一个要支付时间的消费品。

猫眼的老板郑志昊说,看电影,不是碎片时间的支付,是整块时间。做决定的难度越来越大,时间风险也越来越高。

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警觉,不是你不努力,也不是你的行业没价值,也不是你的价格不够低,而是你索取了过多的用户时间,大家付不起了。

第三,商机从空间转向时间。

这一轮消费升级提供的不是炫耀品,而是体验品。不是优化消费者在空间里的比较优势,而是优化消费者在时间里的自我感受。同样是茶,他们不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付钱,他会为了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而付钱。

所有的体验,本质上都是时间现象。

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帮别人省时间。第二,就是帮别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

消费升级

下面我们来说第二只黑天鹅,我们还是要回到时间话题。当时间变得已经成为我们生命的雕刻刀的时候,很多东西在发生变化,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讲的这个主题——服务升级。怎样去帮助人群去雕刻他的时间。

商业的本质是创业者和用户在反复互动中生成的一个现象。你的用户没时间了,你的用户在选择你的产品的时候面对巨大的痛苦,他认可你,他很有钱,他也愿意被说服,但他就是没有时间给你。这是很多商家面对的最大的困惑。

现在商业界摸索出来的办法无非是两类。第一类叫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第二类就是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优化他的时间。比如说今日头条,几亿用户,每天几千万人在上面花一个半小时以上的时间,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不断地你喜欢什么就给你更多,通过一整套算法来拖住你的主意力。

有这么一句话,技术当然没有价值观,但是技术可以实现一个价值观。所以,成瘾性设计在谋夺你的时间的同时,还有另外一种商业价值,那就是给你有价值的东西。

什么叫“更有价值的服务”?本质上就是带你去你不知道的地方。知道和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没有可以看起来那么简单。2016年,我看过这么一句鸡汤,所谓成功的人生只有一种,就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法渡过一生。但是你转念一想,我们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我们来看一个人叫乔布斯。他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至今我们怀念他。可是扪心自问,我们怀念他什么呢?其实你不觉得吗?我们有一种受虐的情节,我们怀念他对我们的粗暴。在乔布斯身上,我感知到了一种叫父爱的东西。他站得高,他像山一样那么高,他看到了远方,他知道什么东西好。然后他一转头对我说,孩子,把你手中的那个破玩意兒给我丢了,爹告诉你什么是好东西。这个世界在呼唤这种粗暴的态度。

我总觉得,我的商业生涯要走在父爱逻辑里。首先我得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我得知道什么是好东西,然后我也许态度粗暴冷峻地跟我的用户说,来,这个是好东西,我把它称之为叫父爱算法。在这个算法世界当中,一定有它的一席之地,最好的服务是给你还不知道的好东西。这是下一个消费升级的方向。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所有的企业,我们所熟悉的前提是什么?我们的市场正处于这样的时代,你想要一个足够好的东西,是没有的。所有这些服务的升级,用粗暴的态度,无视我需求的态度,直接给我一个结果的服务,这就是我要的。

在一个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世界里创业,这是2017年的大机会,一定会出现这样的企业。它们不会以低价来诱惑市场,因此可以轻松地盈利。他们提供你原来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营销难题。他们不相信什么认知、盈余、共享经济。

好东西、好服务,就应该挣钱,凭什么免费分享?专业人员在专业分工中提供专业的服务,其中的佼佼者应该获得有尊严的收入和满意的利润。

所有的行业,不管你原来在做产品还是做服务,你必须从产品到服务,必须从初级的服务到更好的服务在演进,这是个层层叠叠的机会,市场给你释放了无穷的空间。

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这个话题,比脸还大,比肾都虚。但又不得不提。

有一些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崛起。过去,我们对所有人造的东西都会说,听我的;而这一次,我们只用说,你看着办。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2016年,不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微软、还是中国的BAT,不管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大家都把重兵压在了人工智能上。

在近些年的商业进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口径一致的判断。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人工智能是未来,是下一个主战场。就像LinkedIn创始人里德·霍夫曼说的:人工智能,技术方向尚不明朗,但所有大公司都已重兵进入。

还用说吗。智能革命,2017年的第三只黑天鹅。

人工智能火到这种程度,我作为文科生也只好去四处请教我能找到的人工智能专家。学了一圈之后,我渐渐知道了普通人对人工智能的一些误解。

简单澄清三点: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机器和人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倦。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

这导致机器思维和人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区别。

人因为能力有限,思维方式是尽量简化。所以我们有那个重要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样可以更方便地理解和传递知识。但是机器的能力足够强,它不需要把世界简化了之后再去理解。人工智能其实是让世界恢复了原本的复杂性。

于是,运用机器思维的亚马逊公司,它拥有3亿用户,就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大数据,运算出三亿个结果,给每个人展示一家独特的店。

在人工智能逻辑里,它不关心人类对一件事情的定义,但是它可以输出你要的答案。只要有大量的数据,它就能用跟人完全不同的思路,达到同样的结果。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以前各个领域的人工智能,比如搞声音识别的和搞视觉识别的、搞自动驾驶的,是完全不同的行当。但是,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底层被打通了。各个应用场景中的人工智能,在算法上越来越像。真正最重要的战场转换到大数据上了。

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

过去我们以为,人工智能这一波机会是大公司独享的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顶尖的算法工程师会出来创业,会进入新兴公司和新兴市场;那些计算能力,已经在通过云技术变得人人可用;那些数据,本来就不是大公司的。

而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机会相当大:

首先,全世界43%的人工智能论文都是中国人写的;其次,我们每年能毕业上百万的工程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像我们中国人一样乐于向互联网贡献数据,通过各种买买买、卖卖卖。

假设人工智能医生真的是靠大数据和海量的病例才喂养得出来,那么,未来最牛的人工智能医生还能出现在哪个国家呢?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过去一万年,人类的总趋势是,在技术的帮助下,个体变得越来越强大,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我们面对的世界越来越丰富。

我们的能力确实是被无数倍地放大。但是丰富到这个程度,其实也很尴尬了。因为我们看不过来,所以海量信息并没有什么用。

所以,公司们也在发生变化。

Google的逻辑起点本是要给大家更丰富的世界、更强大的能力,但到了今天,这个逻辑倒转过来了,它倾向于给你的信息越来越少,越来越逼近你实际的需求。你不用亲自在信息的海洋里游泳。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人工智能这个词太自大了。它暗示一个意思是,这是我们研发制造并由我们自己控制的工具,错了,它不仅是人的延伸,更是人的替代。它是独立于人之外的另外一个智能物种。

它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主人和工具之间的关系,而更像是心理学界经常用的那个比方:大象和他的骑象人。人工智能是那头大象,它按照自己的算法在行走,骑在大象上的人,偶尔可以施加影响,但是已经说不清谁在主导谁。所以,人工智能不是让我们多了一项工具,而是让我们多了一个跨物种合作的可能。

过去,不管技术多强大,我们都是活在人和人的关系中;而未来,我们在很多场景下,会活在人和机器的关系中。

大量的人被替代,大量的人际关系被解体。每个人原先的生存基础都在动摇。

未来社会什么样?这就极其考验我们这代人的想象力。《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又了一本新书叫《未来简史》,就在回答这个问题。

这会是2017年最重要的一本书。

这本书里说,未来可能出现一种没用的人。如果人工智能足够强大,愿意毫无怨言地被剥削、被奴役,那有的人类可能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了。

近在眼前的是一系列职业的消失。有了人工智能,司机、文秘、公务员、医生、律师、厨师,这些职业都会受到威胁。

也许只要5到20年,在我们还没有退休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极其陌生。这次冲击来得又快又大。过往的人类历史证明,进步是好的,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但这一次,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坏消息是,我们在飞快的进步。

那怎么办?

我们这一代人最有效的生存策略也许是,像王烁说的那样,做智识的游牧民族。看见哪里的青草更肥美,我就转场到哪里。

认知迭代

为什么要认知迭代?因为我们有限的认知正在让整个世界脱离而去,在失控。当我们津津乐道BAT的时候,今年端午节突然有一个软件,因为一篇文章火了,叫快手。大家突然知道,原来中国第四大流量的应用是快手,仅次于新浪微博,原来都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干什么的?读书明理、知人论事,我们动不动还要搞个演讲,指点江山,这些新现象你都不知道,它已经那么大了!

过去我们了解这个世界,我们通过很多公众的言论来了解,比如2016年的房价涨得不得了,网上骂声一片,中国老百姓恨死房价了。真的是这样吗?社科院告诉我们一个数据,中国91.2%的家庭是有房的,这些人不吱声,他的房价涨了,他偷着乐。91.2%的人,我假设,当中绝大多数人的房子涨了,他高兴,他不骂,但是他不吱声,公众舆论不反映。

你真的觉得中国人痛恨房价飙升吗?通过公众舆论得出来的结论未必准确。世界在言论的深处、在人性的深处不断的分裂,你再难搞到真相。怎么办?世界在分裂,这是个趋势,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力挽狂澜,这是我们一代人的宿命,因为我们在从实体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那是一个可以拉黑的世界。

所以,对我们创业者和商人来讲,有一个判断至关重要,叫这个世界最值钱的东西是啥,是所有能够达成共识的东西。只要能够达成共识,它就是支离破碎世界的力量,它就在商业上变得价值连城。

争夺有限的认知,这是下一代商人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

在这个时代,怎么生产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生产什么的问题变得极其的严峻。怎样在别人的认知当中像一根钉子一样扎进去,挤出自己的空间,在用户的脑袋里植入一个你来定义的概念,变成我们商人的基本素质。

再往下,认知变成下一个战场之后,我们来举一个例子,2009年,马云搞出了一个光棍节,当年叫光棍节,11月11号,现在叫“双十一”。这个战场其实打得越来越大,第一年5000万,今年1207亿,马云作为一个伟大的商人,他给全体中国人建造了一个认知——“双十一”。我们先不来看马云,我们来看江南春对他的一个判断,他说消费者的心智一旦被占据,后人想进入将付出巨大代价。换句话说,江南春给马云背书说,你搞出一个“双十一”,这个认知就属于你了。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再来看下一个人,这三句话出与哪家公司我们都知道,“双十一哪家强,咱不用晚会也疯狂,想要提速,别走猫步;勇敢挑战双十一,不做胆怯小猫咪”,京东的广告。OK,“双十一”的认知已经被阿里占据,京东每年一次,在“双十一”这一天猛烈地踢踏阿里,你这个臭猫咪。请问这个做法是聪明还是傻?表面看起来非常傻,因为江南春刚才讲了,认知一旦被占领,再没有机会,或者后来者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所以现在每年“双十一”之后,京东只能公布我今年比去年增长了百分之多少,绝对不敢公布总销量那个数字,不好意思说,这似乎是一次无望的战斗。但是如果要我说,我觉得刘强东非常聪明,因为他通过一次一次地捶打阿里,战斗猫咪,他给自己构建了一个新的认知,叫做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这一点在资本市场上有多值钱,你们都知道。所以现世的战斗已经不是我们表面上看上去的战斗,这是一个认知战场里面的战斗。世上本没有认知,仗打得多了,也就有了认知,这就是刘强东的算盘。

2016年,小米公司,很多人在唱衰它,说不行了,手机销量一直在下滑。但是,雷军的未来真的是和手机这个东西绑在一起吗?如果你熟悉小米公司的话,你会发现他曾经试图喊出一个战略,就是我用手机连接一切电器,这样你家里什么东西都归我了。但是我们现在发现,在小米的商店里出现了比如说电池,比如说插线板,比如说行李厢,那个东西是用手机能连得起来的?当然不是。小米的战略早就变了,当它决定做行李箱,做它越来越长的产业链的时候,它打造的新认知已经不是什么收集了,它的认知正在变成一个又便宜又好的品牌。所以为什么小米明年会大规模线下开店?把大量的东西用一个认知堆积在一处让你去买,因为小米通过这些年的努力让你获得一个新的认知的定位,叫比较便宜,还不错。我身边大量的白领精英,很有钱,他有时候买东西,我又不想挑,我的认知负担那么大,买一个小米得了,价格上很公道,东西还不错,长得也很好看,行了,懒得挑别的了,小米。这是他几年创业真正奋斗的成果,天那么大,每一个创业者在我们用户的脑子里,我们都有可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认知。

所以,未来的创业者其实就是要占领一个认知,在这儿,我要宣布一个认知,求大家帮一个忙,我和我创业的团队,我们立誓要做中国最好的知识服务商,这个词,我提的,这个认知,不好意思,我占了。

后真相

我们来抓最后一只黑天鹅。有一个词1992年就已经发明,但是2016年的11月份之后,这个词的使用率飙升了200倍,post truth,后真相。

后真相是指,真相不再重要。后真相时代,原来越来越不关心时代,而只关心立场和态度。我们来举一个例子,我们来看看2016年发生的那些激烈的争吵,在这些争吵后面,你会发现有一个道理,所谓的历史,所谓的事实,不过是挂小说的一颗钉子。

我们来看这么几件事,郭德刚和他的徒弟曹云金2016年大撕了一场,撕的结果是什么?一地鸡毛。各位,我们多多少少都参与到这个事件当中。你真的关心真相吗?你会发现不管你看多少文字,看多少八卦,真相仍然在迷雾当中,你实际上是在两种立场当中挑一种去占他。哪两种立场?第一种叫徒弟不能忘恩负义,第二种叫强者不能仗势欺人。你确立一个立场而已,没有真相。冯小刚、王思聪也撕了一场,你会发现你也是挑了一个立场站了而已,你无非就是在店大不能欺客和名人不能碰瓷之间挑了一个立场,哪有真相。

2016年,至少我自己我越来越觉得,我不想支持谁,因为我每站一个立场,实际上我就损失了了解另外一个立场的机会。我自己的认知进步和认知迭代,就产生了一次惨重的损失。所以在越来越激烈的争论当中,我越来越想劝说自己保持一个超然者的身份。过去我们认为,认知源于事实,但是认知现在本身就是一个事实,它不是我们从事实当中抽取的,它就是我们必须和它打交道的那些实体的存在,它就是事实。

当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道理,在我们身边杂存的时候,你会发现,第五只黑天鹅正在起飞,叫共同体危机。过去人类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强韧的纽带形成的共同体,但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紧接着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会发现,这些纽带正在一个一个地弱化,甚至是崩断。建立共同体,本质上就是定义什么是“我们”。但是“我们”这件事情越来越难定义啊。只有定义了什么是“我们”,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增长,安全感才能建立,个人的尊严才能获得,但是定义“我们”越来越难,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谁是“我们”。

我们这一代人会被抛入一种时光和历史的急流,你需要自己建构共同体。我在我两年半的创业的时间当中,我深刻地认知到一件事情,就是创业者应该主动担负起建立共同体的责任。因为我们和大航海时代的哥伦布是一样的,我们手中连一张海图都没有,我们就要奔向自己构想的那个目标,我们都是探险家,我们都在扩张人类文明的全新的版图,我们都是丛林中迷路的那些探险者,遇到另外一个同样的人,不管我们的目标是不是一样,我们的种族是不是一样,我们什么都不一样,仅仅因为我们在共同探险,我们都应该结成共同体。

我们创业者其实有很多被社会误解的地方。首先,创业者是永远的犯错者,我们这一生都不可能对一次。

再来,我们创业者是在真空中,没有人告诉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该往哪里去。你必须孤独地做一个决定,然后以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对他承担结果。

再来,红舞鞋。这哪里是创业啊,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这是我们创业者的命。

还有,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任何其他行业,你人生的高度是用什么标定的?是用你人生当中最得意的那一刻标定的,那个高峰。但是我们创业者,是以你的终局来标定的。

我们创业者这个群体,结成共同体的意思是什么?我们至少应该有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叫做感受这个群体当中其他创业者的苦乐和悲欢的能力吧,这跟别人无关,这是对我们自己好的事情。但是,在现在的创业者共同体当中,我看不到这一点。真的。

今年黄太吉,黄太吉的赫畅我很熟,算是朋友,说他在关店。那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的全是嘲笑,全是幸灾乐祸,充满了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口气。然后我看到了赫畅写的一篇文章,他问了三个问题。第一,黄太吉四年的出现,对中国餐饮业有没有贡献?答案当然是有。第二个问题,黄太吉对于餐饮新一代的创业者影响究竟大不大?当然大。第三个问题,你们真的希望一个没有黄太吉的世界吗?反正我不希望。为什么?我不愿丧失这个能力,感受这个共同体其他人的悲欢和苦乐的能力,因为我感受到一份,我自己就多条路。创业者的命运,就像珊瑚虫,我们这辈子一路错下去,一路败下去,最后我们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是什么?是用自己败掉的那个尸体,堆呀堆呀堆呀,一千年一万年地堆呀,最后堆出海平面,我们是把生命当中的价值创造的一部分投射在远方的那个大屏幕上,哪怕是一个光斑呢,最后堆出海平面,我们是这样一群人。

我们非常郑重的呼吁,2017年开始,创业者不黑创业者。

创业者,我们本质上就在修行自己,我们的生命拥有着一个外在的刻度条,别看我们争名逐利,实际上我们的营业额、我们的市值、我们的估值,它就是我们变得多强大的一个外在的可以看到的数字,这是我们这群人最骄傲的地方,只要他不是一个创业者,他没有走进商业事业,或者开拓人类文明新边疆的事业,他不拥有这根创业条,这是我们最傲娇的地方,我们有进度,而且自己看得见。

我们可以用自己一个数字来标定自己过去的一年和未来的一年。2016年还剩最后的一分多钟,2016年,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进度条。你知道的,2017年,希望这个数字我们每个人都推动它变得更大。只要这个进度条变得更大,就是我们的生命向上成长。

正如莎士比亚名句《暴风雨》里写的:“凡是过去,皆为序幕”。

还有30秒,2016年就要过去,2017年就要到来,很多人要许愿了,我推荐大家一个愿望,就是2017年老天爷给我们所有人一次努力的机会,因为对于创业者来说,有这个机会,我们就拥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