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说,有教无类,VR就是下一波知识民主化的重要手段。

VR进入课堂:不仅仅是解救青蛙

请试想以下的场景:五年级的自然科学课开始了,老师宣布了一个让学生们振奋的消息——今天要解剖一只青蛙。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解剖青蛙的经历,神秘离奇的福尔马林味道,尖锐的解剖刀挑起薄薄的塑胶般的皮肤……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你眼前展开,科学的趣味从未如此无穷无尽。

不过这里也有不和谐的。在这样的场景中,五年级的你,身边也一定有很多同学朋友为此而惊惧,甚至呕吐。现在,如果你的老师说,可以在不伤害任何小动物的前提下,就获取标本,甚至你不用在解剖之后打扫一团乱的实验室,你相信吗?

这已经成为了现实:一个名为Zspace的VR/AR公司,让孩子们的解剖课变得更加生动,并且容易接受。Zspace是一个专注于开发教育应用的VR/AR公司,通过其开发的可互动屏幕zSpace 200,戴上配备了传感器眼镜的学生们,可以用划针状的设备在虚拟的环境中进行他们的解剖实验。

zSpace 200使用场景

通过将VR/AR技术引入到教学中,学生们不仅能够在不伤害任何小动物的前提下,体验解剖的整个过程,甚至能够直接体验极端环境下才会发生的各种科学定律。

“孩子们都说,课堂当然应该是这样的!”zSpace 公司首席技术官Dave Chavez介绍,“他们喜欢在虚拟的环境中进行互动,并且他们相信自己在虚拟环境中所见之物。”

诚然,VR目前依然被广泛地运用到游戏之中,未来五年内,游戏依然是VR最重要的内容载体之一。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也有越来越多的内容初创公司,将教育与VR结合起来,他们开发的范围,已经涵盖了从幼儿园到医学院的教学内容。据预测,到2020年,科技与教育结合的相关产业将会创造2520亿美元的价值,VR也注定会从中分一杯金羹。

不过,成龙望凤的家长们,还没有意识到VR对教育的重要性。2016年,只有6%的美国人拥有VR头显。好的一点是,不论是设备的昂贵、学习成本相对较高,还是普通民众对VR的不熟悉,这种情况都会随着VR重塑我们的生活、重塑课堂而有所改善。毕竟,我们都向往更好的生活,以及更好的教育。

“VR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技术。”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曾经这样说道。“一旦进入VR,你可以去到任何的地方,做任何的事,不论是在火星逛逛,还是与朋友们一起游戏,VR都可以轻而易举地为你做到。”

有教无类:知识的民主化

回朔历史,我们发现里程碑式的发展向社会普遍层面的扩散,总是通过教育完成的。当书本刚刚出现的时候,只有社会的上层人士才有权拥有,之后,约翰内斯·古腾堡的活字印刷术让书变得更加便宜,也更容易印刷,“知识”也更容易接触了。一直到20世纪,电脑与互联网彻底地让知识的传播民主化,只要一根网线,谁都可以与世界连接。VR,就是我们这一世代的又一个能够让知识、让经验民主化的事物。

中国人说,有教无类,VR就是下一波知识民主化的重要手段。VR让学生能够随时随地的去他们想去的星球、逛离家万里的艺术博物馆、与全世界各地的学生进行讨论和对谈。这是VR与教育相联结的最大价值:一个学生探索的欲望与能力,不能被他们所处的环境所限制。

在UNICEF的《教师手册》上,提到关于让教育更普及的研究:

“儿童在体验中学习得最快。他们通过做某件事、感受某件事、探索他们周围的环境、观察周围的人来学习。他们更善于从第一手的经验与探索中学习。当学习是被动的时候,儿童们表现得也不尽如人意。想要让儿童们真正地了解什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直接去体验。”

有了VR技术,这种教育的理想化状态就更加容易实现。尽管目前好的VR设备与内容还太过昂贵,对于那些贫穷地区的学校来说依然无法负担,但是随着VR教育的发展,相关的费用也总会降下来的。总有一天,世界会被VR相连,成为真正的地球村。

如果说,英特网让知识更加民主,VR将会让体验更加民主。简单来说,互联网改变了我们与人交流、学习、工作的方式,VR将会带来又一次改变。

VR如何加强合作与交流

在现代社会,商业的成功离不开沟通与合作的能力。VR正是实现沟通、合作的最佳终端。由于VR会自然而然地与商业结合地愈加紧密,愈早地让学生接触,就是越早地帮他们准备未来的必备技能。从教育的角度来讲,开发教育类的VR硬件、软件不仅仅是提高学习的效率而已,更是为学生提供一个未来社会所需的技能。

VR在教育应用上,一定要强调的,也是这种沟通协作的功能。一个位于爱尔兰的VR公司,Immersive VR Education便开发了一个名为Engage的社会化教育平台。Engage能够让老师以自己的课程内容为主题,去创作具备沉浸感的教学内容,然后老师与学生可以像在虚拟的白板上一般,共同合作互动,完成教学内容。

“VR是一个全新的交流平台,”扎克伯格在收购了Oculus之后曾经如此表示。“通过VR提供的在场感,你可以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空间,不仅仅是线上的文字图片视频而已,你可以分享的是自己的整个生活体验。”

VR教育公司们该怎么做?

对于很多VR教育公司来说,他们客户并不是个人,而是学校。当然这些VR设备和内容的价格也是不便宜的,举例来说,Oculus Rift在Best Buy上售价599.99美元,这对于VR/AR设备的大众化来说,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因此,目前的VR教育公司,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学校、教育机构等大组织来采用他们的设备或内容。只有透过这些第一层级用户的传播与实验,才能说服家长们接受VR,认识到它对教育的价值,也就自然而然地接受VR可能不太便宜这件事。

找到第一层级用户,便是目前的VR教育类公司的第一要务。Zspace的Dave Chavez分享了一个案例,一个孩子在使用了zSpace的应用之后,兴奋地对他的母亲大喊:“妈妈,你看我做了什么!”,孩子因为有所收获的兴奋甚至让妈妈当场落泪。正式这样的时刻,让大众开始觉得,VR不再只是一个游戏、娱乐的工具。

当然,除了学校之外,VR教育类公司还应该更有“创意”一些——试着与当地的政府进行合作,只要VR教育类公司让政府看到了VR在教育上的价值,说服家长更是轻而易举。

那么,VR教育接下来会怎样发展?其中一个可能的场景便是,博物馆们将会用全景相机把馆藏记录下来,提供给全世界的学生们使用。现在,一个中国的学生,想要看一眼《蒙娜丽莎》可能得花上几万块跑到卢浮宫,但是以后,可能唯一的投入就是一台VR眼镜而已。

这不是什么遥远的构想。要知道,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学校里的电脑也在积灰,因为老师们不知道要用电脑干什么,短短10年,我们已经无法想象没有电脑的课堂了。VR进入课堂的时间可能会更短,因为如今的我们,对待新技术,总是充满期待与好感。

本文作者Peter Sena是一位企业家、天使投资人,也是耶鲁大学的风投导师。

郑重声明:黑匣网(www.heix.cn)的全部内容,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者以其他任何形式擅自使用,违者必究,特此声明!如需转载,请联系苗青,【微信号:miaoqing1018】